特朗普宣布参加2024年大选

来自: 大白话时事 收藏 邀请

目前美国中期选举,虽然整个计票过程结束,还需要几周的时间。
但结果基本是已经出来了。
首先是参议院,由于参议院的总席位是100席,而民主党有副总统自动成为参议院议长,多了1席的优势,所以民主党只要能拿下50票,就可以锁定参议院的胜利,而共和党则需要拿下51票才可以。
这也是这次参议院为什么会有这么大悬念的主要原因。
在11月13日,民主党就已经提前锁定了参议院的50个席位,从而确立了本次参议院的胜利。
而众议院方面,因为一共有435个席位,所以谁先拿下218个席位,谁就可以获胜。
目前,共和党在众议院是拿下217席,民主党则是205席。
共和党是只要再拿下一席,就可以锁定众议院的胜利,总体来说悬念并不大。
然而,众议院剩下13个还没有出结果的席位,大都在加州。
也就是说,共和党即使拿下众议院,对民主党的优势席位也不会太大,是以微弱优势拿下众议院,可能出现本世纪两党最小的一个差距。
众议院因为议员数量比较多,内部的意见有时候会比较难统一,所以,众议院的领先优势是很重要的。
很显然,这次中期选举的结果,对共和党来说是一次滑铁卢。
之前共和党方面一直期待的“红色浪潮”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出现了“毒丸计划”。
这个毒丸计划,是美国《新闻周刊》在分析共和党失利的原因时,提到过的。
按照该报道分析,所谓毒丸计划就是,民主党早在8月份,就耗资4000万美元,刻意去给共和党的特朗普支持者和反对者,进行“投资”。
这个投资的方式,就是给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进行大幅的广告宣传,给他们造势。
可能有人就不太明白了,民主党为何要花钱去给共和党的人做宣传呢?
这就是民主党的毒辣之处。
民主党帮忙宣传的,是共和党内部比较极端的两派。
一派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也就是特朗普这次站台力推的候选人。
这些特朗普力推的候选人,都是一群极右翼民粹分子、狂热的阴谋论者,是比较典型的迎合特朗普基本盘选民的一群民粹分子,所以行事大都比较乖张,带有浓厚的特朗普风格。
之前我也跟大家分析过,美国当前选民结构,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基本盘,都很稳固,双方各有40%的基本盘选民,中间独立选民大概占20%。
其中,美国选民里有30%是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另外10%才是共和党基本盘里不喜欢特朗普的共和党选民。
可见,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是占了共和党选民的多数。
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党还刻意把特朗普支持的这些比较极端的候选人,进行大幅广告宣传。
于是就出现,在党内初选的时候,特朗普支持谁,谁就能在共和党内部碾压式获胜。
这也给特朗普一个错觉,让他觉得自己可以点石成金。
然而,党内初选是因为只看共和党选民,那么特朗普支持者自然占了大多数。
但是,一旦到了真正中期选举里,由于两党的基本盘都很稳固,各占40%,所以决定中期选举胜负的,关键还得看中间20%的独立选民会投票给谁。
结果,民主党的毒丸计划就生效了。
因为民主党之前在给这些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做广告宣传的时候,刻意着重去宣传这些特朗普支持者的极端一面。
让那些独立选民看到这些广告的时候,都会因为特朗普支持者这种比较极端的一面,而有些害怕。
于是,这些独立选民在面对有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时,就更愿意把票投给了民主党。
结果就出现,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之前在党内初选大杀四方,但到了中期选举,共和党自己基本盘所在的州,特朗普支持者还能表现不凡。
但在几个关键的摇摆州,特朗普支持者一个个都表现不佳,惨遭滑铁卢。
特朗普在党内初选的点石成金,在中期选举却成了“票房毒药”。
这自然让特朗普脸上无光,有报道传闻特朗普对这次中期选举结果大为光火。
此外,民主党比较阴险的地方还在于,民主党不但去给共和党内部支持特朗普的候选人打广告,还给特朗普的反对者打广告。
结果,这次中期选举中,当初支持弹劾特朗普的共和党议员有多人成功胜选。
所以民主党这个毒丸计划,还有分裂共和党的意思。
从目前结果看,民主党的计划还是很成功的。
在这次中期选举滑铁卢后,共和党内部已经出现比较严重的内讧。
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把选情失利的责任完全推给了共和党灵修麦康奈尔,称他是“共和党和整个国家的灾难。”
但与此同时,特朗普也被多位共和党州长、议员的攻击,他们认为是特朗普拖累了共和党,并且表示不会支持他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
共和党有不少声音开始埋怨特朗普提名了太多有缺陷的候选人。
此外,特朗普也出现一个比较强劲的党内竞争对手。
北达科他州共和党参议员Kevin Cramer表示特朗普在团结民主党、团结国家方面有重大缺陷,他会在2024年大选中支持佛州州长德桑蒂斯。
在中期选举失利后,一些共和党金主的态度也开始出现变化。
比如,传媒大亨默多克,是西方媒体集团里,少数不属于犹太资本的,默多克之前一直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但在共和党失利后,默多克旗下的媒体福克斯新闻、《华尔街日报》和《纽约邮报》纷纷发文,指责特朗普拉垮共和党。
还有消息传闻称,默多克之子,被视为继承人的拉克兰向德桑蒂斯承诺,如果德桑蒂斯参选,新闻集团将支持他。
这些支持德桑蒂斯的势力认为,德桑蒂斯是“净化版”的特朗普。
这个可以从默多克旗下传媒集团的报道变化,看出来这方面倾向。
福克斯新闻此前发表了名为“德桑蒂斯是共和党新领袖”的文章,《纽约邮报》头版直接把德桑蒂斯称为“未来”。
由此来看,特朗普确实出现一个劲敌。
德桑蒂斯生于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今年44岁,其人生经历就是一个标准的美国保守派白人的成功之路,顺风顺水,出身中产阶级家庭,当过高中老师,还参加过伊拉克战争,还曾经是福克斯新闻频道的评论员,有可能这一层缘故,德桑蒂斯才能得到默多克传媒集团的支持。
德桑蒂斯在4年期也曾经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还被视为是特朗普的弟子。
所以,在理念上德桑蒂斯跟特朗普也比较接近,作为佛罗里达州的州长,德桑蒂斯也有优秀的实际管理经验。
同时,在意识形态上,德桑蒂斯可能比特朗普更激进。
特朗普因为有大量福音派的支持,所以在特朗普任内,我们看到过很多美国宗教色彩元素在影响着政治。
而德桑蒂斯比特朗普更接近神权政治,有一次竞选活动里,德桑蒂斯呼吁他的支持者穿上“上帝的盔甲”。
比如,他还会在竞选中说“请坚定反对左派的计划。你们将面对燃烧的箭矢,但如果你们有信仰的盾牌,你们就会战胜它们。”
诸如此类带有一些宗教色彩的言论。
我们都知道,特朗普那30%的铁杆支持者里,很多就是美国新教的福音派成员,他们会如此狂热支持特朗普,很大程度是真的把特朗普视为“天选之子”,是他们心目中可以拯救美国的人,同时他们是把民主党视为恶魔。
所以,德桑蒂斯这样一个同样带有浓厚宗教色彩的人物,之所以会被寄予厚望,跟其这种宗教属性是密不可分。
不过,德桑蒂斯还很年轻,只有44岁。
德桑蒂斯更有可能是特朗普的接班人,而不至于跟特朗普直接闹掰。
因为在4年前,毫无政治经验的德桑蒂斯能以0.5%的微弱优势拿下佛罗里达州,主要是因为有特朗普的助选。
虽然德桑蒂斯近两年开始跟特朗普针锋相对,两人关系越发不合。
但直到目前,德桑蒂斯也还没有正式宣布要竞选2024年大选。
但总的来说,特朗普应该也有这种危机感,所以今天是正式宣布参加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
虽然这次中期选举的失利,让特朗普脸上无光。
不过特朗普也不是全无机会。
首先,特朗普在这次中期选举里,支持提名了330名候选人,数量十分庞大。
虽然在几个关键的摇摆州,特朗普提名支持的候选人表现不佳,输给了民主党,导致共和党没能拿下参议院。
但在共和党的基本盘里,如北卡罗来纳、俄亥俄、威斯康星等州,特朗普支持提名的候选人,是表现很好,基本以优势获胜。
这个也很正常,本来按照美国当前撕裂程度,两党各自40%的基本盘选民,基本都是打死也不会投票给对方。
但这也意味着,当前共和党进入参众两院的议员里,有相当大比例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所以,在共和党内部,特朗普的能量仍然很大。
而且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占共和党选民的比例仍然很大。
所以,共和党也不敢贸然跟特朗普翻脸。
最关键是,在和民主党当前如此撕裂的情况下,如果共和党内部再撕裂的话,那共和党想要拿下2024年大选,就没有了指望。
我觉得共和党内部的大佬,应该还是会慎重选择,他们很难从特朗普的马车上下来。
如果共和党内部撕裂,那毫无疑问不利于美国当前这种左右撕裂,民主党可能就会变成一家独大。
其实,从这次中期选举里也可以看出,民主党的选举策略还是很成功的。
虽然拜登作为历史同期支持率最糟糕的总统,让美国选民很不满意,但当前民主党的支持者,并不会理会拜登怎么样,哪怕民主党推头猪上来,他们也会投票支持。
而中间独立选民,有一些只是单纯讨厌特朗普,才投票给民主党,至于拜登怎么样,他们也不会去管。
所以,这次民主党的毒丸计划,就是放大一些中间独立选民对特朗普的讨厌,才得以翻盘。
这就是当前美国撕裂政治的现实。
民主党这次的做法就是,全力去争取中间独立选民的支持,策略还是很成功的。
而共和党虽然自己基本盘还很稳固,但这次在争取中间独立选民的支持,显然并不成功。
这一点,我觉得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还是要负很大责任。
不过,从加剧美国撕裂的角度来说,这次的中期选举结果,我觉得是再好不过了。
如果共和党和民主党,某一方取得了绝对优势,那反而不利于美国内部进一步撕裂。
美国这场撕裂大戏,才刚拉开帷幕,两年后的美国大选,才会迎来一个白热化状态。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