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来临,美国将盟友先踹下深渊

专家们一致认为,西方经济放缓已经到来,经济衰退——至少从技术上讲,国内生产总值(GDP)连续两个季度收缩——在欧元区和美国都是不可避免的。细微差别在于何时开始、深度如何以及持续多长时间。在这其中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疑问:上述两个经济体中哪一个的经济放缓会更严重?
据西班牙《经济学家报》网站11月7日报道,美国银行分析师埃坦·哈里斯在最新报告中指出,银行客户的一个共同问题是,明年谁将面临更严重的经济放缓,美国还是欧元区。尽管要给出答案很困难,而且预测几乎比数据多,但这位策略师引用了该公司两个独立的分析团队对美国和欧洲经济前景的分析。
美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迈克尔·加彭及其团队预测美国明年前三个季度的年化GDP降幅为1.5%。美国银行另一位经济学家鲁本·塞古拉及其团队则预测欧元区2022年第四季度的年化降幅为1.2%,而2023年第一季度的年化降幅为1.6%。
由于这些数据并没有完全阐明哪个经济体将面临最严重的放缓,哈里斯从三个角度分析了这个问题:起点、冲击的性质和通货膨胀的基础。他的结论是,美国有更高的可能性经历更大跌幅——其GDP有更大的下降空间,因为它在新冠大流行后增长得更多——但与此同时,围绕欧元区的风险要敏感得多。
哈里斯指出,美国和欧元区将在各自经济周期的不同阶段迎来新的一年:前者在2022年第三季度增长了0.6%,后者仅增长了0.2%。哈里斯解释道:“美国经济明显过热,尤其是其劳动力市场。失业率非常低,工资增长非常强劲,几乎没有放缓的迹象。相反,大多数指标表明欧元区尚未完全从疫情冲击中恢复过来。失业率很低,但工作时间远未恢复到新冠大流行前的水平。此外,大多数产出缺口的衡量标准都表明,疲软仍然存在,工资仅略有增加。” 
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分析师斯拉韦娜·纳扎罗夫认为:“尽管经济活动的好转证实美国经济目前并未陷入衰退,但这并不能消除短期衰退的风险。本季度GDP的强劲反弹掩盖了潜在需求的疲软。家庭消费放缓的原因是服务消费放缓和商品支出持续下降。非住宅私人投资继续受到基础设施投资的拖累,基础设施投资连续第六个季度下滑,而耐用品订单的下降表明这种负面趋势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持续。”
欧洲面临的一大问题是能源。分析师指出,欧洲面临更大的能源冲击,而美国在能源方面实际上是独立的,因为其出口与进口相当。因此,能源价格上涨对美国生产商的好处与对消费者的伤害一样大。相反,欧洲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更重要的是,由于能源进出欧洲的能力有限,能源价格对欧洲造成的冲击要大得多,尤其是与美国相比。
据德国新闻电视频道网站11月11日报道,欧盟委员会将其对2023年欧盟和欧元区的经济增长预期大幅下调至0.3%。今年夏季对欧盟和欧元区国家的增长预期还分别为1.5%和1.4%。欧盟委员会表示,今年的经济增长虽然好于预期,但欧洲经济可能会在冬季陷入衰退。
德国GDP预计明年也将出现下滑。分析人员预计,今年德国经济将增长1.6%,明年则会出现0.6%的负增长,从而陷入衰退。这比德国政府预测的GDP将下滑0.4%更为悲观。欧盟委员会表示,德国只是三个将经历长时间衰退的国家之一,另两个国家是瑞典和拉脱维亚。
据预测,明年欧元区的通胀率预计为6.1%,整个欧盟的通胀率为7%。欧洲央行原则上设定的通胀目标为2%。
由于能源价格高企,欧盟各国为减轻消费者负担而产生的支出正在造成更大的预算缺口。因此,欧盟预算赤字率预计将从今年的3.4%增加到明年的3.6%。而欧盟预算规则规定的最高赤字率为3%。
报道说,欧盟各国应对能源高价的措施将占今年GDP的1.2%。如果明年继续这些措施,则可能占到欧盟GDP的近2%。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