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100欧元怎么活!”

01 “每月100欧元怎么活?”学生崩溃 网友踊跃相助


综合Franceinfo和TF1报道,20岁大学生玛艾尔(Maëlle),助学金被一减再减,每个月只剩100欧元生活费。天前,接近崩溃的她在TikTok上发了一个视频诉苦,没想到收获点击700多万次和14000欧元捐款。


在视频里,面容憔悴的玛艾尔一边抹眼泪一边断断续续的解释,她每周兼职20个小时、还需要靠助学金才能维持。居住在海外省马约特岛(Mayotte)的父亲失业,但因为母亲涨了工资,她的助学金马上缩水到只剩每月100欧元。


 玛艾尔在TikTok上发布的视频截图。(TikTok视频截图)


“你们知道,马约特的物价很贵,一块奶酪要10欧……我父母稍微多了一点钱,他们(Crous)就要从我的助学金里拿回去。”“联系Crous,也说没办法,就是这样计算的。”

玛艾尔绝望地抱着头,“实在撑不下去了……我该怎么支付我生活费……我还要兼职、还要兼顾学业……还得打多少个小时的工才能养活自己?”颤抖的声音让人心碎。

据玛艾尔说,在4年时间里,她的助学金从每年3967欧元减到1084欧元。之前她大概每月获得国家(Crous)300欧元助学金,学校另外补偿200欧元,勉强可以支付400欧元的房租和吃饭。但今年第四学年,学校不再给予补助,她只剩下Crous的100欧元了,上个月的房租是她姐姐垫付的。

视频在10月31日发出后,鼓励女孩的留言瞬间挤爆评论区。视频被转发到其他社交平台,累计点击超700多万次。对玛艾尔的遭遇深表同情的网友们还自发捐款,为她筹集了过万欧元。

玛艾尔对网友们一一回复表达感谢之余,看着捐款数字还在不断增加,她主动请求网友停止了捐助。

作为回报,她决定要把这份爱心和暖意延续下去,传递给更多有需要的学生。她表示,自己保留一部分捐款,起码“足够不用再为生活发愁”, 余下的捐给慈善团体去帮助其他学生。她还带头发起了另一个捐款行动,筹款将全数捐给援助学生的协会。

而且,她希望可以趁着自己意外的出名,为广大困难学生发声,“让更多人的声音被听见”。

02 “不是我哭得够惨,是大家感同身受”

玛艾尔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法国有这么多大学生在贫困线下挣扎,“这是不正常的”。她说自己的视频会爆红,不是因为自己“哭得有多惨”,而是因为很多人“身同感受”。

“人们看到的是10年前自己的遭遇、现在或即将面临的境况;还有心疼孩子却无能为力的家长……”。“那么多的人在我的视频下留言,说他们和我的情况一样,最后也只能选择放弃学业。” 玛艾尔收到了起码上百个求助,但她明白凭一己之力也改变不了什么。

“必须要让这个话题回到公共讨论上来,要讲出来、要行动起来,要让所有人都知悉学生的难处。”她说。


 兰斯大学的学生们在食堂排队买饭。(法新社图图)


03 越来越多学生吃饭、穿衣都要靠志愿组织

如玛艾尔所说,很多吃不饱的法国学生只能等待如“Cop1”这种学生互助协会接济。

Cop1每周向这些困难学生免费派发食物。在疫情初期组织起来的Cop1,本来只是为应对3个星期禁足的临时措施,但因为有需要的人有增无减,Cop1便坚持运作了两年多,今个新学年刚刚在马赛和昂热开了分点。


 等待领取Cop1免费食品的学生队伍。(FRANCEINFO截图)


创始人Benjamin Flohic向TF1表示,他们从一周派1次食物,增加到每周4次,依然满足不了。现在每天的需求,是协会可提供的十倍之多。

据法国学生全国联盟(UNEF)调查,在大巴黎地区,半数的大学生因囊中羞涩吃不上饱饭。雪上加霜的是,学生的生活费在一年内再升高了6.47%。不仅房租、光是食品在一年内的通胀率已高达12%。

在Cop1领了一袋罐头和即食品的巴黎大学生Yolhène表示,一年以来,她每月只有40欧元购物预算,“物价涨就更难熬了”。另一名索邦大学的学生Zacharia说,这里涨0.5欧元、那里涨0.2欧元,不知不觉月底就超支5、60欧元了。还有一名女学生说,考得好的时候会很想“奖励自己一个牛角包”,而计算机专业的Gilles就连早餐都舍不得吃了。


 2017到2022年法国的通货膨胀情况。(法新社图)


Cop1从合作伙伴或超市顾客那里获取物品,再转派给学生,不仅食物,还有衣服、卫生用品和文具。600多名志愿者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本身也是领取接济者。

在两年里,Cop1派出了55000篮子的食物,每个篮子重约10公斤。每个星期,2200多名学生靠Cop1才能填饱肚子,这些学生中,许多人都拿不到国家的助学金。

04 雷恩Crous饭堂“瘦身”三文治 学生喊“吃不饱!”

勒紧裤头的学生,本来想着可以在Crous饭堂好好吃一顿,结果发现饭堂午餐也缩水了。法媒《20分钟》报道,雷恩(Rennes)Crous饭堂最近因为一张三文治的照片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学生协会Union Pirate在社交平台上传的照片中,Crous的三明治里面只有几片沙拉菜、可怜的丁点鸡肉碎,蛋黄酱也少得几乎看不出来。


 学生协会把雷恩Crous饭堂的“减肥”三文治照片传到网上。(网络截图)


据学生们反映,开学以来,饭堂提供的午餐分量和质量肉眼可见地下降,而且饭堂里经常人满为患,赶时间上课的学生只好去别的地方吃。

Union Pirate发帖不仅要给管辖的布列塔尼大区Crous领导层看,还要替学生们向总统马克龙喊话:“我们肚子饿!”

France2电视台曾报道过,雷恩Crous确实因为物价飙升而不得不减量。Crous在9月的公告中尝试解释,一份3.3欧元(助学金领取学生只需1欧元)的午餐,成本已经涨到接近8欧元,而“售价在6年里只涨过0.05欧元(2019年)”。

(欧洲时报/ 夏洛特编译报道)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本文作者2022-11-7 16:42
心里装着小星星
粉丝0 阅读82 回复0
上一篇:
美国正在挑起“经济体系的战争”发布时间:2022-11-07
下一篇:
从“美利坚合众国”到“政治暴力合众国”发布时间:2022-11-14

精彩阅读

推荐视频

排行榜

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