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油荒”17天,救护车警车不能幸免!


法国10月13日疫情数据

法国新增64218例,累计确诊36019363例,新增死亡62例,累计死亡155737例;


更多欧洲疫情数据,请浏览文末疫情图。


图片

法新社报道,因劳资纠纷导致的油荒越闹越凶,法国总统马克龙12日晚表示,政府会承担起责任,针对罢工人员启动强征程序,希望“未来一周内恢复正常”。13日早上,劳工总会CGT总书记马丁内兹(Philippe Martinez)在接受BFMTV采访时说,“本来事情或很快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强征的做法等于火上浇油”。13日下午,劳工总会CGT号召巴黎大众运输公司(RATP)和法国国家铁路(SNCF)火车司机于下周二10月18日举行大罢工,抗议政府对炼油厂工人实施强征。FO、Solidaires和FSU等多家工会随后表示会加入18日的全国跨行业大罢工。


法国炼油工人罢工行动至今已持续17天,油荒导致多个行业接近停摆,严重影响到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人命关天”的公共卫生系统,一些救护车甚至为省油不得不拒绝长距离出诊。



01 多家工会号召18日举行全国性跨行业大罢工

13日下午,劳工总会CGT巴黎大众运输公司(RATP)和法国国家铁路(SNCF)火车司机工会CGT-Cheminots宣布,将于下周二10月18日举行大罢工,抗议政府对炼油厂工人实施强征,“捍卫劳动者的罢工权”。

法国火车司机CGT工会秘书长Laurent Brun向法新社表示,工会将于18日举行工会代表大会,不排除在18日之后继续罢工的可能。



不过,交通运输FO工会则表示,将推迟原计划在10月17日至23日举行的罢工。

7月6日,法国国家铁路已为低工资员工涨薪3.7%,为管理层涨薪2.2%;而巴黎大众运输公司方面则表示,2022年平均加薪幅度已达5.2%。

当天,工人力量工会(FO)、团结工会联盟(Solidaires)和统一工会联盟(FSU)、法国总工会公务员联盟(UFSE-CGT)以及民主中学联盟(FIDL)、全国中学生运动(MNL)、法国大学生全国联盟(Unef)和高中生活(Vie lycéenne)等青年组织也纷纷宣布会加入18日的全国大罢工。

02 总统希望“未来一周解决问题” 工会:强征等于火上浇“油”

12日晚,马克龙在法国电视二台(France 2)“事件”(L'Evénement)访谈节目上,呼吁“盈利巨大的企业”“承担起责任”,希望“劳工总会(CGT)让国家重新运作起来”。




他还强调,“支持劳资对话和谈判”,但“反对封堵和让社会生活停顿”。他说,“我没有忘记所有排队(等待加油)的同胞”。他指政府将强行使用“征招”手段解决油荒问题。

13日上午,TotalEnergies宣布同意2023年涨薪6%,并派发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奖金。但工会不肯让步,坚持要求10%的加薪。

与此同时,政府启动了对TotalEnergies位于敦刻尔克附近的Mardyck仓库的强征程序。这是政府继12日对埃索-埃克森美孚(Esso-ExxonMobil)采取强征后的第二个征召行动。




工人力量工会(FO)秘书长Clément Mortier称,执法人员带着强征文件去到罢工雇员家里,要求他们签名并命令他们即日下午14时至翌日清晨6时复工。

这个“火上浇油”的做法彻底点燃了工会怒火,TotalEnergies的CGT工会欧洲部秘书Thierry Defresne于下午15时左右宣布,罢工行动将全面持续下去,伴随的是“极高的罢工率”。他叮嘱集团管理层“当天起”立刻开启谈判,否则“明天(14日)”遭强征的燃油存储中心情况只会“更激烈”。



TotalEnergies随后宣布,邀请各工会于“当晚20时”进行谈判。集团管理层表示,鉴于在敦刻尔克仓库政府征召行动中,“所涉及的(集团)团队的负责任态度,集团管理层“邀请所有工会代表组织于当晚20时进行薪酬谈判”。

另一方面,13日下午,埃索-埃克森美孚(Esso-ExxonMobil)管理层及劳工总会(CGT)宣布,位于Fos-sur-Mer的炼油厂解除罢工行动。工会代表称,当天下午13时,经过员工投票决定解除行动;管理层表示“对行动结束感到满意”。

但该集团位于Gravenchon-Port-Jérôme的另一个厂点将继续罢工。

03 “整个公共卫生系统都受影响”

“只接送做化疗或透析的病人”

TotalEnergie集团的罢工行动至今已持续17天,综合《世界报》《费加罗报》及Franceinfo等媒体报道,油荒已导致多个行业接近停摆。

周二11日,南部小城Béziers的士司机Bernard Crebassa清晨5点就爬起来去加满了油,但当听到女乘客要去的是海边,他果断拒载了。因为他要“优先搭载去医院的病人”。

同样,马恩省(Haute-Marne)出租司机Caroline Tripier说,在外省,80%-90%的客人都是去看病的。为了救急,她现在甚至不接去理疗(Kiné)或看眼医的人,只集中接送做化疗或透析的病人。

身为全国出租行业联盟(Fnat)主席的Crebassa不禁质疑:“选择性接送病人的角色是的士司机该承担的吗?”

不过,“再过几天,可能连做选择的‘油’都不剩了”,他无奈表示。

推迟抽血等非紧急上门护理

自由职业护士Magali因为之前浪费了太多时间找油,只好推迟抽血等非紧急的上门护理。她说还好住在市区,可以改骑自行车;她的一些同事被迫筛选病人。

本周一(10日),她曾以全国护士及自由职业护士工会(Snil)代表的身份致信省长,要求获得优先加油的权利,得到的答复是“加油站已经陆续恢复供应”。

Magali表示,油荒已经对公共卫生造成了影响,因为找加油站、排队加油的时间,本来“应该花在病人身上”。

Amaelles-Vivadom集团旗下有800多名家居护理雇员,总经理Guillaume Natton建议他们下载App去找加油站,不然只能以休假或合理无薪假期处理。

他遗憾地说,他们的服务是为独居者上门护理和送餐,帮助孤独人士解决生活困难,“但似乎感动不了罢工者和工会”。





救护车拒绝长距离出诊

周一,因为没油,兰斯一家救护车公司超过1/4的车都在停车场上。不光被迫取消路程超出兰斯范围的出诊,而且排队加油也延误了出诊时间。

在许多地方,比如索姆省(la Somme),即使省府下令救护车优先加油,但救护车为了省着用油,也只能拒绝长距离的出诊。

除了卫生系统受到影响,油荒还影响到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校车

位于巴黎郊区塞纳马恩省(Seine-et-Marne)一家校车公司,平时每天接送8000多名学生,来往于大巴黎及卢瓦尔河谷中部两个地区。这个周一,公司只接送了500名住得最近的学生,公司80%的校车都没有出勤。公司负责人说,这样的情况其实已经持续十多天了。

垃圾车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