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登月计划背后不为人知的闹剧

原作者: 玉渊潭天 来自: 环球资讯+ 收藏 邀请

这几天,几度推迟发射的美国登月计划传来了最新消息。

当地时间9月24日,因担心热带风暴袭击佛罗里达州,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再次推迟了原定于9月27日发射的“阿耳忒弥斯1号”登月任务的发射时间。

此前,执行美国“阿耳忒弥斯1号”任务的“太空发射系统”发射,已被迫推迟了两次。

美国登月计划能否成功,成了今年一大悬念。

实际上,执行这次任务的火箭最初计划的发射时间,要追溯到2016年,因为种种故障和意外,一直拖延到今年。

美国重返月球,为何如此艰难?

芝加哥大学太空历史学者乔丹·比姆的观点也许可以提供一种观察的视角:“在美国,燃料选择这种事情都可以政治化,而那些最直接、最理想的解决方案往往不可行。”

巧合的是,就在火箭准备发射之际发生的一件事,呼应了他的观点。

美国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太空发射系统”火箭发射台

8月25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在推特发布消息,把四天后的火箭发射称为“历史性的一刻”。

就在前一天,美国商务部将7家中国实体纳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正式生效,而其中大部分都与航空航天有关。也就是说,美国相关的技术和产品将被限制出口给这些中国实体。

出口管制把美国的技术和产品圈在了“小院高墙”里,也在无形中给了美国一把枷锁,锁住了美国航天业的一些发展机遇期。

美国出口管制的“瓶子”里到底装的什么“药”?又为何热衷于不惜伤害自身的出口管制?

在航空航天领域实行出口管制,美国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过去几十年间,美国航空航天领域几乎所有的技术都被列入了出口管制的范围。
也就是说,在未经审批的情况下,这些技术不能被自由出口给受到管制的国家和地区。
然而,就在“太空发射系统”火箭今年第一次发射前,美国国防创新局(DIU)、美国太空军(USSF)和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AFRL)联合发布了一份报告,其中认为应该对美国的出口管制制度进行改革。
美国军方中与航空航天相关的部门,为何对出口管制十分不满呢?
原因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美国在卫星领域酝酿的一场出口管制。
美苏冷战期间,太空曾是美国最具技术领先优势的领域之一。尤其是美国在卫星技术上的垄断地位曾为其维持霸权,提供了巨大的支撑和保证。

美国研制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探险者一号”

作为美国科技实力的象征,美国卫星领域的垄断地位在冷战结束后的上世纪90年代也一直得到了延续。1995年,美国在全球卫星市场的份额,曾一度高达73%。
随着冷战结束,世界格局呈现多极化的趋势。美国在航空航天领域的稳固优势反而加大了其警惕的心理。美国开始担忧一些国家的技术追赶,可能对自己造成威胁,而这种伴随技术进步的多极力量增长,尤其让美国担忧。
中国作为多极力量中的代表,引起了美国的警惕。
由于担心航空航天企业出口的产品和技术被中国进口后使用、学习借鉴,以缩小和美国的技术差距,美国开始考虑对华出口管制。
不过,出于对中国市场潜力的青睐,上世纪90年代,从1990年到1998年,老布什政府和克林顿政府的很多时期,美国在卫星领域还是保留了同中国的贸易往来与合作。

1990年4月7日,“长征3号”火箭发射升空

1990年4月7日,中国用“长征3号”火箭将美国制造的“亚洲1号”卫星送入了预定轨道,成为我国发射的第一颗外国制造卫星、第一颗国际商业卫星。
这次标志性的发射引起了美国国会的关注,中国技术的发展,逐渐让美国国会寝食难安,国会认为要维持霸权地位,就要对中国进行太空技术的彻底封锁。
这份焦虑的心态,90年代末最终在华盛顿占据了主流。
于是,一场航空航天技术的封锁行动开始上演,这个过程中,美国使用的最重要的工具就是“出口管制”。

1998年,美国司法部指控美国公司“与中国工程师分享了敏感技术信息”,还指责克林顿政府“将经济利益置于国家安全之上”;

1999年,美国国会炮制了一份污蔑中国同美国卫星合作的《考克斯报告》,要求积极实施卫星的出口管制,并直接促成了199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对华卫星出口管制升级的相关条款通过。
美国对卫星行业出口管制的拿捏,除了来自自身的技术和市场垄断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卫星是一个供应链集中度极高的行业。卫星的研发和制造环节都可以在美国完成,美国便能够阻止美国卫星各个环节的技术和零部件被运送到中国。
看上去,美国似乎能够达成目标。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变本加厉的出口管制,让美国的卫星行业开始有些受不了了。
为了维持自身相对于其他各国的技术优势,美国国会还在199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指示,“商业管制清单上的所有卫星和相关物项应转移到美国军品清单。”
这就意味着,卫星作为军事用途的物项,不仅被“一刀切”地禁止与中国进行交易,对法国、英国、日本等各国的出口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管制。
在严格的出口管制措施之下,美国卫星技术和产品从研发到投入市场的时间,常常被出口管制的审批程序拖延。
美国的卫星行业就曾向国会辩称,出口管制带来的“迟滞”,导致了销售受损。
美国航空航天工业协会报告显示,2000年美国卫星和卫星零部件出口下降到2.466亿美元,比1998年的出口额度下跌了近10亿美元。
同时,美国在全球卫星市场中的份额从1995年的73%,大幅下降至了2005年的25%。其余的市场份额被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等欧洲国家迅速取代。
当地时间2005年12月28日,欧洲“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的首颗实验卫星“GIOVE-A”由俄罗斯“联盟-FG”火箭从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航天中心发射升空
不仅如此,国际关系学院知识产权与科技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郝敏告诉谭主,出口管制造成的“迟滞”对于企业来说,不仅意味着市场和竞争优势的丧失,在无法正常转化为利润的情况下,企业甚至无法维持技术更新和产品开发的良性运转。
于是,随着美国卫星全球市场占有率的下降,美国本土卫星行业从业人员和研发资源的流失也一发不可收。
从2006年到2012年,美国私营卫星制造业的就业人数降幅达到了25%;同时,近三分之一受卫星出口管制影响的美国公司还调整了研发支出,以避免开发的技术受到出口限制。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本文作者2022-9-26 11:07
月霏樱桃
粉丝0 阅读78 回复0
上一篇:
今天的美元,昨日的英镑发布时间:2022-09-13
下一篇:
政治摩擦加剧族群歧视 华裔科学家爆发离美潮发布时间:2022-09-26

精彩阅读

推荐视频

排行榜

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