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越反越恐”戏码又要在非洲上演?

21年前的“11”恐怖袭击事件给美国造成了重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


自那时起,美国开启的全球“反恐”战争把众多中东国家变成了美军肆意妄为的“反恐前沿”。


然而21年过去,这场越反越恐的战争不但没有结束,反而在向更多的“战场”蔓延……


中东“反恐”战争结束之后……

去年8月,随着最后一批美军仓皇撤出阿富汗,美国“甩包袱”式地结束了它有史以来发动的历时最长的战争。

但“美式反恐”带给阿富汗等中东国家的深重创伤,特别是成千上万无辜生命的丧失,却无法随着美军的撤出而被一笔抹煞。

美国军方2021年公布的一份报告称,在20年“反恐战争”中,美军在对阿富汗、伊拉克、也门、巴基斯坦、叙利亚、利比亚等国境内的极端和恐怖组织进行了多达91340次空中打击。

平民伤害监测组织“空中战争”收集的数据显示,美国的这些军事行动可能造成22679-48308名平民丧生。


根据该组织的研究,2003年是美国空袭对中东国家民众最致命的一年,至少有5529名平民死亡。


也正是在这一年,美国悍然发动了伊拉克战争。


另一个平民死亡人数较多的年份是2017年,可能至少有4931名平民死于美军对伊拉克和叙利亚“恐怖主义目标”的轰炸。


“空中战争”(Airwars)官网截图


讽刺的是,美国以如此之多无辜生命为代价的“反恐战争”并未让极端组织销声匿迹。相反,它们早已转战到了非洲等中东以外地区。


要知道,早在“9·11”事件之后,美军就在非洲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庞大的前哨网络。其中,在萨赫勒和非洲之角地区最为集中。

来自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和非洲司令部的数据显示,仅2019年一年,美军特种部队就在22个非洲国家进行了部署,其中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开展的军事行动甚至占到其全球行动的14%。

近期以来,美国政府更是明显加大了在非洲的军事部署。

今年4月,美方宣布美军非洲司令部将在赞比亚开设安全合作办事处;5月,美总统拜登签署行政令,批准在索马里部署不超过500人的特种作战部队。

此外,拜登还批准给予美国国防部一项长期授权,以打击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索马里极端组织“青年党”的十余名可疑领导人。

《纽约时报》:拜登批准向索马里重新部署数百人的美国特种作战部队

令人费解的是,虽然美国已经在非洲开展反恐行动,但极端组织在该地区的活动依然呈现出上升的态势。

上月,南非智库“安全问题研究所”的分析师马丁·埃维在参加联合国安理会会议时称,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正在非洲地区迅速扩张,其活动已遍布非洲20多个国家。


有数据显示,“伊斯兰国”今年约有一半的恐怖袭击是在非洲发动的。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已对此发出警告:“随着萨赫勒地区恐怖袭击事件不断增加并蔓延至几内亚湾国家,国际社会必须认识到,这已不再只是非洲的地区性问题,而是全球性威胁。”


美国反恐,越反越恐

非洲面临的恐怖威胁是真实存在的。

澳大利亚智库今年5月发布的《2022年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报告显示,撒哈拉以南非洲正在成为恐怖势力的活动中心,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扩张是主要的恐怖主义威胁之一。

报告指出,2021年全球有7142人死于恐怖主义活动,其中48%的死亡人数出现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在此类死亡人数增加最多的十个国家中,有四个也在撒哈拉以南非洲。


人们同时看到,美国20多年来以军事手段反恐导致“越反越恐”已是不争的事实。


虽然美国的反恐触角早就伸向非洲,但美国防部非洲战略研究中心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过去十年里,非洲极端武装组织的暴力活动增加了300%;2019年以来,该地区与极端组织有关的暴力事件增加了一倍。

有评论指出,仅通过军事手段很难消灭恐怖主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借“反恐”之名加大对非洲安全事务的介入,其结果非但不能有效打击恐怖主义,反而会让非洲陷入无休止的暴力循环。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尽管美欧国家派出大量部队在非洲参与打击恐怖组织,但是极端分子的叛乱活动仍在继续,甚至继续扩大。文章呼吁美国及其西方盟友能够反思这些教训。


正如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的评论文章所说,美西方国家试图通过军事训练等手段加强非洲国家反恐力量的做法在很大程度上是无效的。


“要想给受恐怖主义影响的国家带来稳定,外部力量必须把他们的主要注意力从军事打击叛乱组织转移到解决治理不善和帮助发展上。这才是根本上的反恐之道。”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