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角落里的美国童工

原作者: 深海区 来自: 英伦圈 收藏 邀请

在这个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数十万境遇悲惨的童工谁来关心?

8岁开始打工,每周工作72小时,长期接触化学品,使用高危机械设备……这不是19世纪描写童工悲惨生活的小说情节,而是当今美国社会的真实场景。

前不久,美国亚拉巴马州一家工厂被媒体曝光雇佣数十名童工,十几岁的未成年人在车间里从事金属处理的高危工作,引发广泛关注。

早在100多年前,美国的矿井、烟草农场和纺织工厂就充斥着孩子们的汗水和泪水。时至今日,美国仍有约50万童工从事农业劳作。在联合国193个会员国中,美国是唯一没有批准《儿童权利公约》的国家,还屡次因严重的童工问题受到国际劳工组织点名批评。

被曝案例 只是冰山一角

消费者或许很难想象,他们购买的汽车,零部件是由一群10多岁的孩子生产的。涉事工厂位于美国亚拉巴马州首府蒙哥马利市,为韩国现代汽车旗下伊兰特、索纳塔和圣达菲等多款车型制造零部件。

事情源于今年2月。当时,一名不满14岁的危地马拉移民少女短暂失踪,之后被发现在这家工厂里打工,她12岁和15岁的兄弟此前也在该厂工作,而且没有去上学。

据该厂员工透露,这三个孩子只是过去几年里在这里打工的未成年群体中的一小部分。许多未成年人通过招聘机构来到这里,其中一些人为了能长时间轮班而放弃了学业。

一名未透露姓名的前任员工表示,大约有50名未成年人在该厂轮班,另一名前任工人称,自己曾和十几名未成年人一起干活。

39岁的塔巴塔·穆尔特里在这家工厂的装配线上工作了多年,直到2019年离职。她表示,该厂的业务很繁忙,非常依赖外来工人来满足紧张的生产需求。穆尔特里说,她曾和一个移民女孩一起工作过。女孩是和母亲一起来的,她说自己13岁。“她年纪太小了,本来就不能在任何工厂工作。”

据了解,涉事工厂曾因违反健康和安全规定多次受到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处罚,其中包括挤压和截肢危险。自2013年以来,该厂被罚款至少48515美元。

“消费者应该对此感到愤怒”,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前助理劳工部长、如今是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的大卫·迈克尔说,“这些孩子应该上学,而不是冒着生命危险来这里打工。”

根据亚拉巴马州和联邦法律规定,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不能从事涉事工厂中的金属冲压作业。但法律规定看来不过是一纸空文,这家违规工厂只是美国童工问题的冰山一角。

据非营利机构“美国农场工人就业培训计划”估计,美国至今仍有约50万童工从事农业劳作,很多孩子从8岁开始工作,每天工作超过10小时,每周工作时长达72小时,远超很多成年人。

15岁的女孩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烟草农场工作。 图源:GJ

“当我第一次去工作时,我不敢相信人们这么辛苦,却只拿这么点钱。刚开工时,我以为这些活很容易,而收工时,我累到昏倒,睡到第二天才醒来。”13岁的乔尔表示。

工作艰辛,但努力想帮父母减轻生活负担,是几乎所有童工的共同点。伊克尔5岁起就在农场干活,他讨厌酷暑和严寒的极端天气,以及厕所特别远,但所有这些都可以放在一边,因为他想帮父母的忙。

“(在农场工作)总是让我又累又脏,但我很高兴可以帮到妈妈。”11岁的女孩达尔西在烈日下采摘葡萄,虽然很辛苦,收入也很微薄,但母亲患病让她深感赚钱的迫切。

身处险境 童工有苦难言

除了钱少、事多、工作苦,童工们还面临诸多安全与健康风险。比如,农场童工长期暴露在农药等危险化学品中,可能引发各类健康问题,如哮喘、皮炎、学习障碍、白血病、脑瘤和某些癌症。美国多个州的烟草农场大量雇佣儿童从事收割和晾晒烟叶,很多儿童出现了尼古丁中毒现象,有些被发现肺部感染。此外,他们那个年龄本不该使用的锋利工具和沉重机械也是很大的危险来源。

美国政府201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03到2016年间,美国有452名儿童因工伤死亡,其中237名童工死于农业事故。在这项统计中,农业也是童工死亡率最高的行业,其次为建筑和采矿业。

根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数据,童工大多为移民,来自印度、越南、非洲以及中南美洲国家,主要从事农业劳作、家政服务、工厂生产等体力活。因为缺失合法身份,加之经济拮据,他们即使遭遇剥削和不公,往往也只能忍气吞声。

7岁男童在烈日下辛勤劳作,采摘草莓。图源:GJ

在非法中介的帮助下,危地马拉16岁女孩阿米莉亚去年从家乡来到美国亚拉巴马州,在小镇的一家鸡肉加工厂里打工。

想要在当地工作,首先需要“合法”证明。“你希望自己几岁?”办假证的男子问阿米莉亚。在这里,出生日期、身份信息都可按需“定制”,而年龄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因为联邦法律禁止未成年人从事涉及锋利工具、重型机械以及危险化学品的工作。

几天后,阿米莉亚收到了一份看起来真实可靠的身份证,上面包含她的照片、假名字以及假的成年年龄。

在每周五到六天的轮班中,阿米莉亚在寒冷的地板上艰苦劳作。她说,这是气味难闻、让人头脑麻木的工作。

急需劳动力的美国家禽工厂依赖外来务工人员填补工作岗位,随着中美洲移民的激增,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正加入非法打工的行列。移民和劳工专家担心,持有虚假证件的未成年移民即使遭遇严重剥削也不敢抱怨,他们担心失去工作,更害怕被驱逐出境。

阿米莉亚说,她知道自己面临各种风险,包括法律问题、收入损失、遣返回国等,但债务压力和相对老家较高的薪水让她决心留下来。除了往返养鸡场,她很少离开姐姐罗莎的拖车,不工作时,她只能躲在黑暗的拖车里刷手机。她也希望某天能回到危地马拉,不过首先得把大部分工资汇回家,帮助父母还清高利贷。

利字当头 执法力度不足

与奴隶贸易、种族歧视一样,美国的童工问题由来已久。早在100多年前,美国矿井、烟草农场、纺织工厂就开始雇佣压榨童工,时至今日,童工现象仍大量存在于美国社会。据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等机构统计,每年从境外贩卖至美国从事强迫劳动的10万人中,50%为未成年儿童。

近年来,虽然当局也出台过一些法案限制和保护未成年人务工,但违法事件依旧频发。有专家将童工问题称为美国“史诗级的失败”。

美国的童工问题由来已久。图源:GJ

据美国官方统计,2019年,美执法人员发现违反《公平劳动标准法》童工案858起,在危险职业场所工作的未成年人达544名。美最大工会组织劳工联合会和产业工会联合会称,美劳工部每年平均只报告34起违法使用童工案件,远低于实际数量,可见执法力度远远不足。

非营利机构“美国农场工人就业培训计划”指出,在美国,童工现象几乎是被无视的,因为隐瞒童工符合许多人的利益:父母可以拿到收入,雇主可以压低员工工资,消费者可以获得更便宜的商品。

更讽刺的是,近年来面对疫情导致的劳动力短缺现象,美国多地还批准新法案,延长未成年人的工作时间,也就是说,修改法律法规,让本不合法的使用童工变成合法。2021年10月,美国威斯康星州通过法案,使14岁至15岁未成年人可工作至深夜11点。2022年7月,新泽西州州长签署新法案,允许16岁至17岁人群一周工作50个小时,14岁至15岁可工作时间升至一周40小时。密歇根州则推出新法律,允许青少年从事供应酒精类饮品的工作。

每年6月12日是国际劳工组织确定的“世界无童工日”,联合国大会计划到2025年消除所有形式的童工现象。儿童是未来的希望,尊重和保护儿童权利、使他们免于从事繁重劳动是各国共识。但在这个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数十万境遇悲惨的童工谁来关心?

(英伦圈推荐,刊载自“深海区”,撰稿:王佳烨,编辑:深海獭;转载请注明。)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