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之夏后,等待欧洲等国家的是多事之秋与严寒之冬

这个夏季,德国以及欧洲民众的心情,如坐过山车,上下翻腾。


虽然疫情还远没有过去,但欧洲国家普遍取消了防疫禁令,民众终于盼来了可以自由出游的这一天。然而,航空、旅游、酒店、餐饮,疫情期间基本停摆的服务业,一朝重启,却发现到处都缺人手。 


用工荒尚未解决,罢工潮又此起彼伏。7月下旬德国大部分州进入假期,法兰克福和慕尼黑两大机场地勤人员及时发动警告性罢工,导致机场瘫痪, 27日一天就有几十万旅客滞留机场。随之而来的,不是阳光沙滩,而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理赔。码头工人也在罢工,给本已不畅的供应链,撕开新的裂痕。如果加上稍早前的西班牙大罢工,和正在进行时的英国各个行业的全国性大罢工,欧洲真正进入了劳资矛盾进一步激化的多事之秋。


俄乌战争持续半年,欧洲大国物价飞涨, 工资平均增长幅度远不及通胀的速度。被视为通胀“罪魁祸首”的燃油燃气等能源价格更如火箭式蹿升。燃油飙升,令所有曾经骄傲的有车族,都心惊胆颤, 24日看到的柴油价格,已经再度超过2欧元。


据德国一个天然气价格比较网站公布,今年8月德国天然气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184%。以一个4口之家一年正常燃气消耗2万千瓦时计,去年费用1258欧元,今年需多付2310欧元。


油气价格提高,电价做市场适应性调整,自然也在所难免。电力公司已经发来通知,鉴于燃气价格上涨了200%,每月电费预收将调整,调整多少,下回分解。也许电力公司也怕两只靴子同时落地,吓醒了一众梦中人。


这一切,意味着欧洲民众的实际生活水平,正在持续下降。


这的确是一个梦幻般的荒诞夏天。德国联邦经济部长言传身教,当众宣布自己洗澡只用5分钟,只洗四五个部位,号召全民每天至少节约20升水;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全部被“拉黑”,路灯也缩短时间,深夜出门,只能摸黑前行;马上秋凉了,接下来便是寒冬,暖气最高不要开过19度,怕冷的就多穿一件毛衣。


德国政府想得很细,细到教老百姓怎么穿衣洗澡。也许,正因想得太细,所以失去了大局。抑或,正因抓不住大局,所以只能抓些细毛蒜皮避重就轻。


天然气价格比较网站对价格上涨的原因做了解析,排在第一位的,是俄乌战争和欧洲谋求摆脱对俄天然气的依赖,由此引起俄气供应急剧下降,而天然气价格一路高歌。德国天然气最大供应商尤尼珀(Uniper)高价补缺,上半年亏损120亿欧元,濒临破产,政府为了挽救尤尼珀们祭出“高招”,让众人买单,允许天然气供应商加收每千瓦时3.521欧分的“附加费”。民众雪上加霜,一个年耗20000千瓦时的家庭,仅此一招“转嫁”,便额外多出700多欧元开销。


当然,这个世界不光只有俄罗斯有气,近邻挪威、远亲加拿大,非敌非友卡塔尔,特别是美国“老大哥”,都盛产天然气。德国联邦政府也不是没有费心,相反一家一家挨个儿跑了个遍,没少赔笑脸。只可惜,远水救不了近火,要一下子替代掉本来占到55%消耗量的俄气,没有三五年的功夫,根本不可能。至少这个冬天,关掉暖气,还是首选。如果德国面临不能足够取暖的寒冬,欧洲其他国家恐也难幸免。因为“替代方案”如出一辙,欧洲大国接踵而踏的都是相同的门槛。回答也是一个:“多乎哉不多也!”


能源危机只是一个缩影。据德国经济研究所预计,德国对俄制裁,大批企业撤出俄罗斯,将导致德国经济在未来3年直接损失1500亿到2000亿欧元,这意味着经济增长将失去4到5个百分点。该研究所年初尚预期德国经济今年增长4.5%,日前已调低为1.5%,而德国经济在今冬出现衰退的危险,“很高而且在不断上升”。


这是一个荒诞的夏季。所谓祸不单行,持续干旱让“父亲河”莱茵河几近干涸,露出了“饥荒石”;莫名灾殃让奥得河一夜之间漂起了几百吨死鱼,德波睦邻开撕。老天若能开口,又想说点什么?


在金融危机和新冠危机中,德国经济显示了强劲的“抵抗力”,在西方国家中受到的影响最小。面对这次“不作不死”的能源危机,德国经济还能扛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英法能置身事外吗?恐怕答案也是否定的。


被视为经济“火车头”的法国德国一旦熄火,欧洲经济又将何往?法国总统马克龙已经做了最好的旁白,法国进入战时经济,民众需直面俄乌冲突后果,“接受保卫自由和价值观的代价”。为法国即将到来的寒冬做个铺垫。也许这正应了欧洲诗人的豪言,若为自由故,一切皆可抛。当然,这一盆洗澡水中还有一个“孩子”—就是欧洲草根阶层民众吃饱、出行与取暖的自由。


寒冬若果真如此而来,欧洲领导人情何以堪?力挽狂澜,已经大势已去;但务实减损、降低欧洲今冬的寒冷度,仍然是这些领导人无可推卸的责任。


(欧洲时报评论员)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