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针难求” 欧洲人“组团”去邻国打猴痘疫苗

比利时人来法打疫苗“非常受欢迎”


“在药店打猴痘疫苗的人中,30%-40%是比利时人。”France24报道,法国药剂师Virginie Ceyssac说,她在法国里尔经营一间名为Aprium的药店。许多比利时人今夏越过边境来法国打疫苗。

猴痘疫情暴发后,一些国家大规模、快速地推行接种丹麦天花疫苗Imvanex。例如,比利时有3000剂疫苗,只提供给LGBT性工作者、患有性传播疾病或HIV的男同性恋者,以及一些接触病例。但邻国法国有更多剂量的疫苗。

 图为丹麦生物医药公司巴伐利亚北欧生产的天花疫苗,其在在欧盟被称为Imvanex疫苗,在美国则为Jynneos疫苗。(图片来源:新华社)

比利时的艾滋病协会ExAequo甚至组织比利时人拼车在8月6日到里尔打疫苗。“有444名比利时人在那天接种了疫苗。”该机构的萨米·苏西说,他们受到了“非常热烈”的欢迎。

对此,上法兰西大区的卫生机构表示,其疫苗接种中心被要求“积极响应比利时边境居民的要求,前提是不影响法国人”。在巴黎,“许多外国游客利用旅行的机会打了猴痘疫苗。”致力于LGBT人群的性健康中心巴黎检查站说。

“昂贵而不公平”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的跨国疫苗计划都能顺利进行。

32岁的托马斯住在瑞士蒙特勒镇,他表示,自己花了两周试图在法国预约疫苗,最终在遥远的东部城市贝桑松获得了接种机会。“我请了一天假,还要租一辆车。”

此前,法国阿尔卑斯山区萨瓦省尚贝里镇的一个疫苗接种中心拒绝了他。“我们只接收生活在萨瓦的人。”当地医生西尔弗·比亚瓦特说,该中心“已被瑞士人的电话淹没了”,由于缺乏资源才不得不拒绝他们。

而住在日内瓦的塞尔吉奥被法国拒绝后,在伦敦获得了接种机会。“我花了近600欧元从日内瓦飞往伦敦。这又贵又不公平,每个人都害怕‘猴痘’,但不是每个人有能力跨国打疫苗。”

 8月14日,人们在英国一处猴痘疫苗接种点外排队等待接种疫苗。(图片来源:新华社)
需要欧洲层面的一致反应

面对疫苗获取不平等,欧洲各地的组织和医疗专业人员呼吁达成新的外交协议,与有需要的国家共享。

西班牙艾滋病组织CESIDA主任托尼·波维达表示:“法国、德国和荷兰等国家拥有大量疫苗,而西班牙等国只有1.7万剂疫苗,这不合逻辑。西班牙是艾滋病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法国组织AIDES的负责人马克·迪克纳夫则表示,“我们想要的是在欧洲层面,在世界卫生组织内部,而不仅是欧盟内部做出一致反应,因为必须让瑞士参与进来。”

法国卫生当局表示,他们正在与比利时和瑞士联系,讨论跨境接种猴痘疫苗的问题,包括资金问题。

(欧洲时报/ 李非编译报道)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